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千年古道见证往昔繁华 千里高速书写今日璀璨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21-04-19 10:18:33


广深高速五点梅立交段。



广州港南沙港区。



广州花城广场。


广州很老,也很新。北京路上纹理清晰的五朝11层古道,见证千年商都的韧性和繁荣;而今,超1100公里的高快速路网,将广州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紧密相连。

“十四五”规划中,广州提出了打造枢纽之城。坐落广东交通版图中心位置,广州在汇聚人流、物流、交通流、商业流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当前,广州正构建国际一流营商环境,为“双区”建设、“双城”联动提供动力。

沿着高速看中国(广东)的第一站从广州出发。跟随南都记者镜头,一起走进天河区、黄埔区、南沙区,探访扎根于此的企业,寻找千年商都不断创新的改革密码,了解老城市焕发新活力的动力引擎。

一架无人机

新疆棉花与“天河智造”

在广东,有一条高速被称为珠三角经济发展的“黄金通道”,它北起广州市天河区、途经东莞、深圳,通过落马洲大桥跨过深圳河,与香港相接,这就是全程122.8公里的广深高速。这条于1997年通车的高速,是国内第一条由粤港合作投资建设的高速公路项目。

依托这条运输大动脉,大型物流公司、工业园区等环绕沿线布局,城镇化加速推进。建成通车20多年,广深高速车流量高速增长,由1994年试通车时的日均3.63万车次,到2020年日均65万车次,被称为“中国最繁忙高速公路”。

滚滚车流,朝着广州疾驰,通达天河区。走进天河科技园,众多科技企业在这里诞生、成长乃至腾飞,其中一家和新疆棉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新疆棉花是如何完成自动化作业的,位于天河区科技园的极飞科技很有话语权。极飞科技联合创始人龚槚钦介绍,极飞科技自2013年起就将目光投向新疆,如今,极飞的智慧农业科技产品已被应用于棉花种植的多个环节。

例如,遥感无人机能够为棉田拍摄高清数字地图,物联网设备则在田间地头记录着棉花的生长、采集土壤和气候数据。新疆棉户不需下地,通过手机和电脑设备,能实时监测棉花的生长状况、识别是否有病虫害发生。

每到棉花收获季,棉农在采收前都会使用极飞无人机喷洒棉花脱叶剂,如此处理后的棉株,更易于被大型机械采收,棉絮中杂质的含量也大大降低。据介绍,2020年,全新疆已有约80%的棉花由机器采收,其中75%的棉花都是由极飞农业无人机管理。由此可见,新疆棉花的庞大产能,离不开高度机械化与自动化的生产方式。

“公司的发展离不开高速公路建设。”龚槚钦说,之所以将广东作为研发中心,很大程度是因为这里的交通和供应链基础。“研发中心放在广州,制造基地放在东莞,能依托粤港澳大湾区强大的制造业能力,产出的设备都不在广州使用,而是通过高速网络送达全国各地。”

正如众多布局在广州的企业,就是背靠粤港澳大湾区巨大的制造业基础,依托四通八达的高速网络,迅速构建起自身的供应链。

一所“黄埔军校”

天河科技园,大湾区软件产业的策源地

发展催生交通需求、交通带动经济发展。产业与交通的相互促进,在天河科技园的发展中有着鲜明体现。园内的佳都科技是专业的人工智能技术产品与服务提供商,为全球提供计算机视觉、数字孪生、知识图谱、大数据技术与服务。佳都科技集团董事、高级副总裁刘佳表示,通达的路网,带动人才要素的流动显而易见。“近几年我们科技人员的比例在提升,技术人员里面高层次人才的比例也越来越高。”

佳都科技还致力于打造“智慧出行”。刘佳说:“无论是通过高速路网,还是地铁连接,一小时经济生活圈,大家可以去到佛山去到东莞,地铁沿线有很多站点,每一个站点可以带去工作、居住的聚集,城市和城市之间就能无缝连接,这就是城市群的发展。”

像佳都科技这样的企业,天河科技园聚集了2000多家,其中高新技术企业1000多家。天河科技园是粤港澳大湾区软件产业的策源地,从五山科技街到科韵路,再到天河科技园高唐新建区,天河科技园串起了广州软件产业的发展轨迹,也见证了中国软件产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历史巨变。网易、酷狗、唯品会、华多网络(YY)等一批中国软件业的代表性龙头企业在这里诞生、成长。

它是当之无愧的游戏开发行业的“黄埔军校”,为行业源源不断培养输送人才。据统计,广州市80%的游戏企业位于天河科技园,90%以上的游戏企业在天河科技园孕育发展,而放眼全国,75%以上游戏企业的创始人或企业高管都是从天河科技园出发,走上新的创新创业之路。

一个基地

筑巢引凤,打造港澳青年创业宝地

广深高速连接着广州、东莞、深圳、香港,香港的资源也沿着这条高速一路向北。

天河智慧城内,刚成立不久的粤港澳大湾区(广东)创新创业孵化基地,一位名叫柳妍熙的香港创业青年最近火了。开园仪式上,她站在舞台上,表达了对湾区美好未来的畅想。

柳妍熙,2013年凭借主打歌《朗诵者》在香港乐坛出道,曾获得多个奖项。眼前的她,一身干练,成为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和CEO。

乐坛新生代,转投商海,并把项目引入内地市场,这个经历很有戏剧性。柳妍熙的企业从事的是OEL技术及发光材料研制,将薄如纸片的发光材料制作成发光巴士车贴、三脚架、广告牌、消防服等各种产品。“我们已初步完成了与相关部门的部分安全消防类产品研发,希望未来借此真正融入粤港澳大湾区,让产品应用到智慧城市建设及其他场景中。”柳妍熙介绍。

孵化基地运营负责人廉洁介绍,下一步,天河区将全力加强孵化基地建设,形成对珠三角港澳青年创新创业基地的示范引领和辐射带动效应,努力把基地建成港澳青年增强认同感的“第一扇窗”、投身湾区的“第一座桥”。

一座CBD

通达珠江新城,看广州城市新中轴线

通往天河区的车流中,其中不少是前往天河中央商务区(CBD)。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是天河CBD给人的第一印象。这里是全国300米以上摩天大楼最为密集的区域之一,目前已有以东塔、西塔为代表的121座甲级写字楼,总面积达1357万平方米。

3月31日,天河CBD管委会迎来挂牌10周年。十年来,摩天大楼拔地而起,总部企业纷至沓来。天河CBD以强劲的发展动能,重新定义广州城市中轴线和“天际线”,再造空间和区域经济格局,成为广州最具代表性的世界级城市名片,见证着广州跃升国际大都市的历程,是粤港澳大湾区乃至中国极高显示度的“经济坐标”。

而在三十年前,这里还只是农田一片,楼层的高度和密度一日一变,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做日新月异。作为广州最为强劲的经济引擎,天河中央商务区的经济总量在2020年达到3000多亿元,以占广州千分之二的土地贡献了全市八分之一的GDP。

党建是天河CBD的一大亮点。2020年,天河CBD以广州国际金融中心、广州周大福金融中心为重点,吸纳周边商务楼宇,组建天河中央商务区南区联合党委区域性党组织,突破楼宇党组织各自为战、服务单栋楼宇的局限性,构建“楼宇网格基础——街道片区统筹——CBD区域支撑”三级党组织联动体系,形成区域统筹、多方联动、各领域融合的基层党建工作格局。据了解,目前天河CBD组建有“两新”组织党组织247个,实现75栋楼宇、2个大型商圈党的组织和工作覆盖。

一把“金钥匙”

广东营商环境改革政务服务“第一门户大厅”

路网在发展,城市也在发展。城市无商不兴。

广深高速穿过黄埔区,除此之外,黄埔区内还有东二环高速公路、广惠高速公路、广河高速公路、广汕公路、广园东路、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广深快速路等路网体系。

强大的辐射能力、优越的政策环境……近年来,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在政务服务改革上成绩显著,被称为广东省营商环境改革实验区的政务服务“第一门户大厅”。“来了就办、一次搞掂”“承诺制信任审批”“订制式审批服务”“秒批”等改革品牌颇具口碑,“12345审批服务体系”等经验在全国多个省、市复制推广。

在黄埔区政务服务中心,当企业接过“金钥匙”礼盒,意味着将打开“企业创新创业服务库”大门。“金钥匙创新创业服务库”是黄埔区、广州开发区营造方便快捷的审批服务环境,推进营商环境改革的又一创新举措,每家纳入“金钥匙”服务库的企业均会明确“金钥匙”专员负责人对接,跟踪落实企业各阶段需办理的业务。

南都记者看到,礼盒正面镶有一枚金钥匙,礼盒背面是4个金色二维码,盒内是一本“创业大宝典”,浓缩了最便捷、高效、及时的政务指尖“微服务”。其中,“创业大宝典”整合了政策解读、政务亮点、金融资源等多类信息。4个二维码是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政务服务、粤商通、黄埔兑现通、企业服务“禾雀花”工程,如同4把“钥匙”,轻松打卡不同办事平台,申报全生命周期的各种政务事项。据介绍,目前已有5批40家优质企业纳入“金钥匙创新创业服务库”。

黄埔政务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打开盒体两侧扇面,是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开拓创新的奋进画卷。从昔日的蕉林滩涂一路披荆斩棘,发展成日新月异的全球投资热土。“双扇合璧,形如奔放舞动的彩带,热烈欢迎企业家到此投资兴业。”

一座港口

沿着高速公路走向港口,扬帆出海

高速公路还是沟通海外的通道,货物像血液中的细胞一样,沿着高速公路这些“毛细血管”,通往陆地与海洋的连接点——港口。在这里,广州与外界的通联更快捷、更密切、更广泛。

广州港起源于秦汉、发展于唐宋、兴盛于明清、蓬勃于当代,是中国唯一2000多年昌盛繁荣的千年大港,与广州千年商都相伴相生。

广州港南沙港区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地理几何中心,位处珠江水系内河网络与深水海港相连结的重点节点,同时港区与铁路、高速公路和内河等立体交通网络无缝联接。其中,南沙港快速路连接海珠区和南沙区,全长72公里,主线长65公里,支线长7公里,主线起点位于广州环城高速公路仑头立交,终点位于龙穴岛,不仅是市民通勤必经之路,也是南沙港口重要的疏港通道。

在南沙海港集装箱码头,一只只集装箱“整装待发”。广州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业务部副部长范健文介绍,海公联运作为南沙港区集疏运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相对内河运输和铁运来说的话,海公联运成本会比较高,但时效性具备优势。”

高速公路作为南沙港区多式联运体系的重要分支,近年来在推动南沙自贸片区、南沙港区经济发展,降低进出企业物流成本,提升广州营商环境方面起到了实际作用。在将来,高速路网的进一步完善也会为南沙港区带来机遇。范健文表示,深中通道建成通车后,因为航线特点,珠江东岸客户去往非洲或通过深中通道选择南沙港区或将降低成本。

如今,南沙港区已跻身世界单一港区前列。数据显示,南沙港区2020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716.5万标箱,位列全球单一港区前列,占整个广州港集装箱装卸总量的73%。近五年来,南沙港区的集装箱吞吐量以平均每年超100万标准箱的速度增长,其中外贸集装箱量平均实现双位数增长。2021年一季度南沙港区净增10条外贸班轮航线。截至3月底,外贸航线总数达130条,成为联通非洲、地中海和亚洲地区的重要枢纽港。

一条高速

珠三角经济发展的“黄金通道”

地处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地带,广深高速是连接广州、东莞、深圳、香港四座重要城市的黄金通道。

广深高速建设前,正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广东省的“三来一补”企业正蓬勃发展,粤港运输繁忙。广东主要公路渡口多、等级低,堵车现象非常突出,交通基础设施薄弱。当时,广州到深圳公路干线只有107国道,全程150多公里,开车至少要半天,对两地经贸发展和人们出行带来极大不便。

广深高速开通后,从广州到深圳的皇岗口岸,只需要1.5小时,彻底改变了广州、深圳之间“常堵塞、路程长、耗时多”的情况。

通车20多年,广深高速成为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大动脉,两端连接着广州、深圳两个超千万人口的城市,中间贯穿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东莞,南行终点连接深圳皇岗口岸可直达香港,区域延伸辐射整个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地带。依托广深高速“黄金通道”基础优势,东莞虎门、厚街、长安和深圳宝安、福田等地方政府都把客运站设置在广深高速出口附近,大型物流公司、工业园区等环绕沿线布局。通过广深高速,公司装货后车辆几分钟就能上高速,基本实现了半天时间对珠三角地区的物流全覆盖。

有专家指出,经过多年发展,广深高速让广州、深圳率先跑起来,带动背后一整张珠三角城市网。广深高速对于沿线的广州、东莞、深圳,对于珠三角城市经济融合发展,就像美国的101高速公路对于硅谷一样,具有重要的作用。据测算,广深高速公路对沿线经济的贡献值每年达200亿元,在推动区域现代物流业发展和助力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崛起发挥着重要作用。

从广州出发,沿着广深高速一路向南,跟随南都记者镜头,还将看到更多大湾区的发展故事。

知多D

广深高速:北起广州市天河区、途经东莞、深圳,通过落马洲大桥跨过深圳河,与香港相接,这就是全程122.8公里。于1997年通车,是国内第一条由粤港合作投资建设的高速公路项目,被称为珠三角经济发展的“黄金通道”。

天河CBD:这里是全国300米以上摩天大楼最为密集的区域之一,目前已有以东塔、西塔为代表的121座甲级写字楼,总面积达1357万平方米。

广州港南沙港区: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地理几何中心,位处珠江水系内河网络与深水海港相连接的重点节点,同时港区与铁路、高速公路和内河等立体交通网络无缝联接。

主办单位:广州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运营维护:北京众智信联科技有限公司

穗公网监备案证第4401040300022号    粤ICP备18023747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