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广州中医药大学研究员许能贵:中医药事业的先行者

来源:广东科技报  2020-01-20 09:22:14



许能贵指导学生。


人们都说“医者不自医”,许能贵却是一个“另类”,许能贵不仅研究针刺中风30余年,自己也曾经得了中风并依靠针刺恢复到如今状态。1月10日, 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召开。由广州中医药大学研究员许能贵领衔的“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的理论创新与临床应用项目”获得了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从事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研究将近30年

1983年,许能贵被调剂到安徽中医学院针灸专业。针灸专业当年是全国首次招生,在这之前,他对中医几乎一无所知。不过在实践课上,看到老师用几根小小的银针就解除了病人的痛苦,他感觉非常神奇。每次考试,他都排在全系150多人的前几名。1988年,许能贵继续选择攻读本校针灸专业的研究生。硕士毕业后,表现出众的许能贵被留在了安徽中医学院针灸经络研究所。

“临床上针灸科治疗中风的病人最多,效果也很好,但当时研究这个的很少,导师就说,你得有个方向并且坚持下去。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从事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的研究。”许能贵回忆。

5年时间,他成为安徽中医学院第一个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人,并被任命为研究所最年轻的副所长,还被破格晋升为全校最年轻的副教授。许能贵没有止步于此,1998年,他考入广州中医药大学,开始攻读针灸推拿学专业博士学位。

“岭南文化根基深厚,中医药的发展舞台大、平台广、水平高。在广东从事中医药事业大有可为。”博士还未毕业,许能贵就放弃原单位的优厚待遇和事业基础,舍弃了合肥的房改房,谢绝同事的劝阻,举家迁到了广州。

2001年,许能贵如愿调进广州中医药大学,变成该校一名普通的科研人员。很快,他主持研究10多项国家级、省部级重点科研项目。2003年担任学校科技处处长。同年,他被科技部聘为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经脉体表特异性联系的生物学机制及针刺手法量效关系的研究”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多中心大样本证实针刺治疗中风疗效显著

据许能贵介绍,近年来,中医药尤其针灸等非药物疗法越来越显示出自己的优势和特色,针灸不仅仅是用来治疗疼痛,像中风之类的神经科疾病也是针灸治疗的优势病种。

“相对说来缺血性中风一旦发病了以后,病人的生命体征都是比较平稳,所以可以尽快地使用针灸进行治疗。缺血性中风,针灸一早介入效果更好,留下的后遗症也少,所以说我选择了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作为突破点来进行研究。”

许能贵创新地提出“督脉为脑脉、主治脑腑疾病”的学术思想,创建了以“通督调神针刺法”为主体的缺血性中风偏瘫的分期治疗方案。

一般来说,中风发病两周以内都认为是急性期,两周至6个月以内认为是恢复期,6个月以后基本上属于后遗症期。“根据不用的分期有不同的治法,但都可以针刺。”经国内外多中心、大样本循证医学研究证实,该方案可使缺血性中风偏瘫的残障率由国际上的平均40%降低到17.9%。

因为他的研究成果,所在项目组主持制定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针灸治疗中风病的临床路径和针灸国家标准 1 项。“我们申报病例数是3900多例。”“临床疗效确切,我才花大精力来做研究,医学科学研究都是来自于临床实践的。”许能贵强调说。

发现针刺治疗中风的现代科学机制

许能贵团队经过大量的实验研究发现,针刺对神经元保护和脑可塑性等方面具有明显的特色和优势。

在神经元保护方面,他率先证实电针百会、大椎穴可抑制缺血损伤部位钙超载从而调节神经元的钙稳态,这是针刺保护脑缺血后神经元损伤的主要机制之一。

针刺还可以有效调节神经胶质细胞和神经元之间的信息传递,发挥神经元的保护作用。在脑结构和功能可塑性方面,许能贵团队研究发现:针刺虽然不能逆转大脑结构,但是却可以重组功能。

许能贵于2014年创建的华南针灸研究中心已发展成为全国硬件条件最好的重点实验室之一,是国内首个可开展灵长类动物急性麻醉状态和慢性清醒状态的针灸电生理研究技术平台,目前已引进了八九位海归专家,其中包括破格提拔的30多岁的博导,许能贵手下可谓精兵强将。

“科研路上,我一路走来不容易。现在我们要给大家好的平台,让他们静下心来搞研究,精雕细琢出成果。”

“未来还要进一步降低致残率,然后形成我们自己的标准,并向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在全球推广应用,造福更多患者。”许能贵说。

“我给自己造了个模”

2014年12月31号晚上11点多,独自躺在家中床上的许能贵突然感到自己左侧身体不受控制。他努力地想从床上起来,却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作为医学临床和科研工作者的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中风了。可当时太太和女儿都远在澳洲。他想喊,已经出不了声。伸手去拿手机,却也动弹不得。恍惚中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重重地踹开了,有人冲进来救了他一命。原来是远在澳洲的太太,见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意识到可能出事了,马上请人到家中查看才发现了这一幕。

“你们可能都不相信,我自己搞中风研究的,自己却中风了。”许能贵表示,“说来蹊跷,我没有高血压,没有高血脂,没有高血糖,却突发中风了!”

2015年的元旦,许能贵在医院度过,因为错过了6小时的黄金抢救期,已经无法溶栓。一些专家过来会诊,一看大面积脑梗,都说情况不乐观,可能要坐一辈子轮椅了。

“那就自己给自己针刺治疗!”许能贵是个不服输的人,暗暗下定了决心。

“从老鼠到猫到狗到猴子,做了那么多的实验,最后自己给自己造了个模,自己给自己扎针治疗。”

每天从头到脚扎几十针,身上扎过成千上万针。一般人难以忍受这个过程,尤其是内心的煎熬。但许能贵凭着顽强的意志,一方面坚持针刺治疗,一方面加强功能康复。

2015年5月1日,还在恢复期,许能贵就嚷着要出院,说:“五一劳动节,我要返工了!”

众人硬性留住不让出院。他放不下自己的科研项目,第二天一早,直接从医院就启程前往北京参加项目专家论证会。

现如今,许能贵是学校“双一流”重点学科中医学一级学科带头人,还是学校副校长,每天的行程安排满满,连周末也不放过。

现在,他感觉自己的状态很好。给同事的感觉,也还是那么精力充沛,讲话慷慨激昂,做事雷厉风行。

链接

谈中医药事业发展:传承精华、守正创新

2019年10月25日,全国中医药大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都作了重要指示和批示,说明党和政府对中医药工作给予高度重视,应该说中医药迎来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作为中医药人我们能不能守着几千年的传统,中医药能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仍然是一个很重要时代命题。

不仅仅就是传承精华,我觉得中医药完全是可以进行创新的。未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有效,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使中医药的技术和理论更能够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更能造福于人类健康,这才是我们中医人努力的根本方向。

——许能贵

主办单位:广州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运营维护:北京众智信联科技有限公司

穗公网监备案证第4401040300022号    粤ICP备18023747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