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王彬生:区块链带来一场社会变革与认知革命

来源:核财经  2018-05-10 10:34:24

2018年5月5日,第一届区块链应用和数字资产高峰论坛胜利闭幕,《核财经》App是这场论坛的战略合作方。在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王彬生认为,区块链不是高科技,而是一项社会运动,人类正面临一场社会变革与认知革命。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王彬生


下文是《核财经》App整理的演讲摘要,未经本人审阅。

首先,我给大家分享的是2016年12月份,我们有一个微金融50人论坛,那个论坛是民间的,一定要“造”出一些声音来。大家一致推荐由我来负责讲,当时讲的题目有点标题党的味道,叫“传统资本市场面临着结构性崩溃”,即微金融时代来临,传统的资本市场面临的结构性的崩溃。 当时我说2017年将是全球ICO爆发的元年,ICO将在全球担当资本市场灯塔的重任。讲完了以后,当时来了200家媒体,没有一家媒体找我,为什么?都是传统的媒体,甚至连掌声都没有。

后来,日本四个研究员找到了我,说“你讲的这个事,我们希望好好探讨一下”。在2017年下半年,他们带着日本副财长找到我们的区块链联合发展组织,我们深谈了一次。他们上来问的全是比特币和区块链相关的问题,包括下一步随着区块链市场的发展,国家的税收怎么样解决。虽然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探讨,但都是干货。

我给他们讲的第一点是日本要在ICO的问题上放弃任何监管的幻想,第二点是尽快做好放弃日元的准备。当时这个副财长一听都懵了。大概我所有讲的他听了都觉得非常新鲜。我给他讲了放弃日元对日本人有什么好处。为什么日本要成为第一个放弃主流法币的国家。



我2016年喊出2017年是ICO全球爆发的元年,2017年的事情大家都经历了,如果没有2017年的火热,我相信今天大多数人也不会坐在这儿。因为人的欲望有两点,一个是感情的欲望,一个是发财致富的欲望。大家可以想一下,所有的电视剧都围绕这两条线展开的。

有一次在成都演讲的时候,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问我:王老师请教你一个问题,我想围绕区块链创业,你能不能给我一些好的建议,做哪块最能赚钱?

我说,你一个90后,你问我一个68年的人怎么能赚钱,我觉得我应该问你。房地产你搞得了吗?你搞不了。但是,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建议:所有创业的维度都要有一个设想,即人类社会的信息传递成本越来越低的时候,乃至为零的时候,这个社会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构性变化,这是大前提。

为什么这样说呢?大家想一想,工业化一个很重要特征,就是大工业导致了大城市的诞生,有了钢铁之城、汽车之城等等。随着工业化不断的深入,各个行业展开了分工,银行、金融、保险、证券等行业被分离了出来,诞生了中央银行体制。这种中心化的机构,他的经济组织是大公司化的、社会结果是中心化的、人员身份是精英化的。在那时,它有它的历史价值。

大家想一想,大公司的存在为什么会比小公司有价值,因为大公司内部协作的信息成本会降到最低。如果当全球的信息传递成本本身为零的时候,这些大公司还有存在的价值吗?它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我们以往讲华尔街、讲摩根、讲高盛,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它背后最大的优势实际上是信息优势,它垄断了信息。

当信息传递成本为零的时候,所有人在获取信息上是平等的,你原来存在的优势都变了。专家知道的再多,没有用了,因为所有的信息都是分享的,没有什么优势不优势可言。

区块链为什么讲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是对传统权威的消解。

我举个例子来说明。如果大家还记得,在20多年前有一个电影特别流行,叫《阿甘正传》,在座的我估计都看过。《阿甘正传》从文化上宣布了精英化时代的结束和精英的死亡,阿甘是什么样的人?傻子!中国也出现过一个电影,叫《疯狂的石头》,《疯狂的石头》展现的是什么?展现的是这些贼都充满精英意识,偷东西都要讲究术语,这是对整个社会的一个反讽。

当信息传递成本为零的时候,这个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由于区块链技术出现,把原来中心化的问题给解决了。所以,很多人把区块链当作一个产业来发展是错的,都说要大力发展区块链产业,我说错了,区块链不是一个产业,它就是下一代互联网的方向。

比如说现在的微信,可以500人一个群。从理论上讲,50万人一个群、5亿人一个群都没有问题,你在群里说的信息,所有的人都会把这个信息记录下来,这就是区块链。你自己手机上删掉后,还有499个人手机上有这条信息,这就是区块链。

所以说,信息的传递成本接近为零是这个时代大前提、大背景,我们对所有的问题的思考维度都要围绕这个角度。

那为什么说资本市场面临着结构性崩溃呢?

以前发股票,你只有通过摩根、高盛来发,因为只有他知道谁手里有资本、谁需要股票,他可以跟美国证监会进行最沟通,现在根本都不需要了。

当信息成本为零的时候,当我们的手机功能足够强大以后,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腾讯,不需要微信,每个手机的本身都有这种发射功能,手机之间可以自由组网。



这里我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是我的原创,希望大家听了后会有点启发。

如果我们这样设想,如果茅台发币,一瓶酒一个币,这个社会会发生什么?如果你想买一些茅台酒,又一时不会喝完,家里还没地放,那你买1000个茅台币不就完了嘛。茅台酒涨价,茅台币就跟着涨了,币就是酒,酒就是币。大家还会再抢茅台酒的股票吗?如果茅台缺钱的话,他把未来的产能卖给我们不就行了。

金融在过去作为一个部门分离出来,这就是过去的特征。信息技术成本为零的时候,有了区块链技术,可能又把原来的产业融合了。因为,以前无论有多少茅台酒在家里屯着,永远在本质上是一个消费行为。但是,你现在存成茅台币,就把消费行为和金融行为融合了,这点大家理解了吧,这个东西难吗?这都是广场舞大妈干的事,发个币谁能能发。但是,大家不要忘了,茅台酒九千亿的股票市值就没有了,这就是对传统金融消灭的过程。

假如说饭店也发币,当这个币发到一定量的时候,你事实上就变成了饭店的股东,它能转让也能流通,这就是区块链。

因此,我想跟大家说:区块链不是高科技,大家一定要记住它是一项社会运动。而且,它没有门槛。首先,没有门槛指的不是说对我们没有门槛,是对行业的企业没有门槛,对那些搞计算机的人来说没有门槛,他把东西做好,一键发币就行了。

前一段时间有媒体说,区块链期待着杀手级的应用。我说错了,茅台发币就是杀手级的应用,因为茅台发币足以把九千亿的市值消灭掉。这样,全中国人、全世界的人都会意识到,我们不再需要华尔街,这就是杀手级的应用。

在我的认知里,这是一场资产转移运动,所有传统的资产在未来都要到链上来,这个大家能理解吗?一瓶酒一个币、房子一个平米一个币等等,所有现实中实物的东西,在未来与虚拟世界是交融的。所以,当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融合的时候,这场资产转移运动都会转移到链上来, 所有仰仗信息优势存在的这种机构在未来都会逐步消灭掉,我们不必把它理解成一种多么强大的高科技。

所以,我估计到再过一到两年,最着急的不是我们在座的,是炒作房地产、炒土地的人,他们手里屯着上白亿甚至千亿传统法币的人是最难受的。拿着吧,已经看的很清楚了,这个东西要消失,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过程。所以,从这个维度上来说,大家来开会目的肯定都是想发财致富,但根据我的理解,这场运动不一定能发到财。为什么不一定?因为它是一场资产转移运动。如果你设想一万元买的比特币,涨到五万元把它卖掉,我马上会问:你还会买回来吗?要去买回来说不定都七万元了。如果你不卖,你拿在手里,这又和传统的理念冲突非常大。所以,为什么说这又一场认知革命,问题就在这。你得认识到这个事,你才能去理解它。

前一段时间,中行货币研究所的姚所长说,“我们在区块链的问题上走了一些弯路”,他没说是什么弯路。我理解的弯路就是去年9月4日那个动作做得太猛了,把大量的交易所和创业的人都赶到海外去了,而当时明确提出来可以搞区块链但不允许发币,完全没有理解市场的逻辑:链就是币,币就是链,它是不可分开的。在技术上,币是链的载体,链是币的依托。这就是一场价值互联网革命。

主办单位:广州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运营维护:千人计划网

穗公网监备案证第4401040300022号    粤ICP备18023747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