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新全球化潮涌 枢纽崛起
——广州为什么是全世界唯一千年不衰的商业城市(下)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郑佳欣 黄少宏 朱伟良 昌道励 陈思勤  2018-02-09 08:44:57

    广州是千年商都,“广交会”和大大小小的各种商贸市场曾经是这座城市最大的标签。

    繁荣的商贸业,让人们往往忽略了广州同样强大的制造业。从改革开放之初的宝洁系列产品,再到2000年以后风靡市场的多个汽车品牌,再到现在已经完成试验的亿航无人飞行器、小马智行的无人驾驶汽车,广州几乎在每个时代都有引领市场的“爆款产品”出现。

    而以后,广州新的“爆款产品”将有可能在生物医药领域产生。去年,百济神州生物药项目、GE生物科技园项目在中新广州知识城相继破土动工;曾诞生过8位诺贝尔奖得主的美国冷泉港把总规模约100亿元的生物医药产业基金落到了广州;赛默飞投资的精准医疗客户体验中心在广州投入运营。这些密集涌入的世界级生物医药项目背后,是广州十年磨一剑培育生物医药产业的雄心。鲜为人知的是,广州现在共有119家药品生产企业、461家医疗器械生产企业、457家生物高新技术企业、51家生物领域上市公司,其中包括鼎鼎大名的达安基因、锐博生物等。2016年,广州生物与健康产业在全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中的占比超过20%,拥有了从技术研究、中试到产业化的完整产业链条。

    全世界唯一能够被称为千年商都的城市,为什么第二产业也能保持持续繁荣?去年,早已把枢纽型网络城市作为战略目标进行定位的广州发布了被简称为“IAB”的产业发展计划,即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生物制药(biopharmaceutical)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枢纽型网络城市的建设与实体经济发展之间有什么关联?

    独一无二的地理环境、2000多年未曾中断的文化传承,是广州保持千年兴盛的历史因素。但在历史因素之外,广州的持续繁荣还有着不可忽视的策略决策原因:在每一次城市发展转弯的关键时候,广州总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新战略目标:枢纽型网络城市

    枢纽型网络城市的战略目标,就是最近的一次关键抉择。

    去年,郭台铭投资610亿元,在广州增城建设富士康“第10.5代线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这也超过2012年投资总额40亿美元的乐金(LG)8.5代液晶面板项目,成为广州改革开放以来最大规模的外资项目。

    郭台铭很感慨,来广州投资来得太晚了。他说,富士康带来的产品线是世界一流,如果不是世界一流的,不敢搬到广州来。

    郭台铭到广州来建产业园的同时,广州港航线覆盖全球1000多个港口。2017年,广州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达5.89亿吨,集装箱吞吐量达2035.61万标箱,位居全球前列。

    白云国际机场近300条航线,也基本覆盖了全球主要城市。2017年,机场旅客吞吐量达6583.69万人次,居全国第三位。

    从港口到机场,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的广州,城市枢纽功能正在不断强化,机场、港口、轨道交通等建设纷纷取得突破性进展。

    有些人感到困惑:广州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但是另一边,富士康、百济神州这样的大项目又接连进驻广州,枢纽型网络城市要发展制造业做什么?

    事实上,枢纽型网络城市就是广州应对全球化第三次浪潮,而对城市发展做出的一次具有前瞻性的全新定位。

    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中,把公元1500年作为现代化的开端。全球化意味着资本、技术、劳动力、信息、规则、文化等因素的全球流动。广州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崛起,正是得益于全球化的大势。

    1957年,首届广交会在广州举办,利用毗邻港澳的特殊位置,为中国外贸打开一扇窗口。广交会不仅一度占每年全国出口总量一半左右的比例,成为“中国第一展”,更拉动越来越多制造业企业往珠三角转移。在广交会上拿订单、掌握国际市场行情,一大批广州乃至珠三角的企业由此壮大。

    20世纪80年代,经济洪流从西方涌向东方,跨国公司成为推动新一轮全球化的主要力量。跨国公司把生产车间放到劳动力等要素成本更低、市场空间更广阔的亚洲,由此催生亚洲四小龙的腾飞。

    跨国巨头宝洁1988年在广州组建成立第一家合资企业——广州宝洁有限公司。建厂两个月后,第一批海飞丝洗发水走下生产线。随后,一大批外资企业来到广州,特别是2000年前后,本田、丰田、日产三大汽车企业进驻,实体经济的力量让作为一线城市的广州更有底气。

    2016年以来,广州提出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全球化已经在发生新的变化。在此之前,全球化的主题是世界范围内的商品贸易和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化生产,全球性的资源配置是伴随物品的流动而产生的,但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改变了这一切,附着在信息流动基础上的知识和技术交换成为全球化的新主题。

    在信息快速流动的基础上,面向全球的智力资源配置能力已经成为城市竞争力的关键。广州抓住了知识和技术的全球化浪潮,枢纽型网络城市的建设带来了创新的要素,成为广州在全球化中快速发展的新力量。从这个角度看,广州一边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一边发展实体经济,并不矛盾。

    美国思科公司在广州番禺建设全球领先的智慧城,预计年产值将超千亿元规模,创造超过1万个知识型、创新型就业岗位,吸引超过百家跨国创新型企业落户。

    GE医疗集团在亚洲首个生物科技园,也放在广州,将在这里打造一个世界级的生物制药生态圈,年产值预计40亿—80亿美元。

    就连最早进入广州的外企——宝洁,也把代表未来的数字创新中心安在广州。

    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生物医药产业项目,还是富士康“第10.5代线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还是思科智慧城,这些都是高知识、高技术集聚的项目,背后都是知识与技术的流动和集聚。

    当其他城市传出外资巨头撤离的消息时,广州却用数据说话:2017年,全市新批外商投资企业2459家,合同外资额133.91亿美元,增长35.3%;实际直接利用外资62.89亿美元,增长10.3%。涌向广州的资本,证明了广州的远见和决断是正确的。聚集创新要素,吸引大项目,以大项目为枢纽,带动整个产业链的落地,广州抓住了知识与信息全球化流动的新机遇。

    在新一轮全球化的浪潮中,广州一旦拥有更强的资源配置能力,必定会在实体经济上有新的突破。世界经济论坛执行主席施瓦布教授认为:“广州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佳实践地。”

    走出“云山珠水”,枢纽城市带来了什么?

    最近,广州地铁的新动向引人关注。

    除东莞市轨道交通1号线和广州地铁5号线对接之外,已动工的广州地铁22号线和规划中的广州地铁25号线、28号线,都将和东莞对接。

    在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段佛山陈村站,首台盾构机下井安装。

    东边接着东莞,西边连着佛山,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的广州把地铁修到了另一座城市的另一边,从地铁轴线看,把城市骨架拓展得更开。

    这一条城市轴线,可比肩纽约、东京,胜于北京、上海。在建的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佛山顺德的美的大道站,是广州地铁的最西端站点,从这里到未来广州最东站点、在建的广州地铁21号线增城广场站,直线距离为72.5公里。相比之下,北京地铁东西轴线(石景山苹果园至通州潞城)长为49公里多一点,接近50公里。

    地铁向四面八方延伸,在以轨道交通为纽带的地下空间里,广州早已超越了“云山珠水”的传统范畴,而白云山、珠江水正是人们对广州城市脉络的固有印象。

    早在明清时期,广州城便以白云山系的越秀山为制高点,面向珠江,形成“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的空间布局。

    1954—1984年,30年间广州做了十四轮城市总规,主题词都是“东进”。

    30多年前,广州天河体育中心所在之处还是东郊一片“荒地”,菜地连片。1987年,“六运会”推动城区“东进”,亚洲第一高楼——391米高的中信广场在1997年落成,外企纷纷入驻这里。

    世纪之交,广州提出“南拓、东进、北优、西联”的发展方针,城市格局再度拉开——北移花都、白云两区交界处的白云机场,联手南移南沙的广州港,打开城市南北向空间。

    当2010年亚运会到来时,珠江新城取代天河北,成为广州新的商务聚集地,新的城市中轴线崛起。这条城市新中轴线北起燕岭公园,经广州东站、天河体育中心、珠江新城,穿过珠江抵达小蛮腰,再南延珠江后航道的南海心沙岛。人们发现,这条总长约12公里的新城市中轴线,超过了法国巴黎从卢浮宫到德芳斯8公里长的城市轴线,为广州拉开未来的大格局。

    从2015年开始,“三大枢纽”取代“云山珠水”,成为广州战略布局的新名词。

    走出“云山珠水”的广州,拉开了城市的空间。

    地上,高快速路网纵横交错,不久的将来从广州出发到泛珠三角省会城市均有高速直达。

    地下,广州地铁通行里程迈向400公里,全国第三、全球第十。根据最新规划,到2022年,广州将再增12条地铁线,新增里程共297.1公里。据不完全统计,佛山将有10条地铁线路直接通往广州;东莞地铁1号线也将与广州地铁5号线接驳;清远也规划两条地铁线路与广州地铁对接;而即将迈入地铁时代的中山,也有望通过广州地铁18号线,经南沙直达珠江新城。

    从“广佛同城”到“穗莞互联互通”再到“广清一体化”,走出“云山珠水”的广州不仅打开了自身的城市格局,更作为珠三角城市群的“大脑”,推开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之间资源要素加速流动的大门。

    过去,广州的“星期六工程师”踩着单车,将最新的技术带到珠三角的乡镇。现在,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到佛山顺德,广州的博士们坐着地铁去顺德,今后他们还可以走得更远,去到东莞、中山等地的企业车间。

    去年,广州港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市公用事业控股有限公司、中山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南沙开发区管委会签署协议,合资设立广州南沙联合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建设经营广州港南沙港区四期工程。广州牵头携手佛山、中山共建南沙港,折射的正是广州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的大格局。

    在“牵手”广州后,思科将触角伸到了广州东边的惠州。思科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陈仕炜兴奋地表示:“希望在广州做一个智慧城市的样本,进而延伸到珠三角及其他华南城市。”

    “跨国公司就像一只蜘蛛,它在全世界布局,一点一点把各个布点连起来织成网络。枢纽城市格局显现,不仅能够吸引全球布局的‘大蜘蛛’前来,还能让其编织的网络对外延伸、辐射。”在广州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原副校长董小麟看来,以枢纽姿态呈现在世界面前的广州,正在成为全球要素涌入粤港澳大湾区、抢占发展制高点的首选之地。

    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每个城市都有各自的定位和产业优势,不过这并不是割裂的,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的广州正在成为其中关键的连接器。

    线下的千年商都线上的超级入口

    前不久,国家邮政局公布了2017年快递行业数据。广州快递业务量稳居全国第一,达到39.33亿件,远远领先上海、深圳、杭州等城市。

    按照2017年广州市常住人口1404.35万人计算,人均收发快递量达280件。

    没有阿里巴巴、京东这样的巨无霸电商,广州快递业务量凭什么领跑全国?

    产业的发展,从线下到线上,又从线上到线下,兜兜转转。当OPPO和vivo把门店开遍五六线小县城,线上、线下交织发展的广州互联网产业,却一直是被低估的存在。

    线下,作为千年商都的广州,靠近珠三角的制造业基地,有着强大的物流枢纽能力。电商巨头在华南地区的仓库、货物分拣中心一般都在广州或周边,这是由物流成本决定的,也是由广州的传统商贸优势决定的。

    线上,没有BAT这样的超级互联网巨头,广州却仍然是线上的超级入口。

    无形的信息网络从广州铺开,连接世界。作为中国三大通信枢纽、互联网交换中心和互联网国际出入口之一,广州互联国际出口带宽超2000G,是中国内地最大的互联网出口,国际局电路可直达70多个国家和地区。

    每当互联网产业的新浪潮扑面而来,广州总有代表性的领军企业快速崛起。

    中国第一个免费电子邮箱服务、第一个免费个人主页、第一个国产电邮软件Foxmail在广州出现。

    从163邮箱开始,20年前的广州就已经走在互联网时代的前列。广州在第一波互联网浪潮中诞生了网易、21cn等公司,在门户时代和北京遥相呼应。

    在移动互联时代,广州也拥有唯品会、微信、UC、YY这样的互联网明星企业。截止到2017年底,广州市高新企业达到8700家,其中电子信息类的企业占到3699家。

    2008年,人们说起电子商务,十有八九会提到阿里巴巴、京东,很少有人关注到广州的企业。彼时,在广州,沈亚和洪晓波迈出创业的第一步,在广州信义会馆租下1200平方米的办公室,唯品会宣告成立。

    目前。唯品会的员工超5万人,注册会员数超3亿,合作品牌超过20000个。前不久,腾讯、京东8.63亿美元“入股”唯品会,中国电商产业格局也由此有了新的变数。唯品会的新总部大楼,将安在琶洲,微信、阿里巴巴、小米、科大讯飞都将是沈亚们的邻居。

    距离琶洲6公里外,是著名的科韵路,这里被人们称为“小游戏帝国”,3.2平方公里创造了天河软件和信息服务业营收的半壁江山:近500亿元!

    以网易为龙头,仅天河一个区就聚集了各类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企业5000多家,仅次于北京中关村,位居全国第二。

    在中国互联网产业,广州不仅从未离场,而且一直站在浪潮之巅。

    为什么广州能够一次又一次抓住互联网的机遇?

    作为华南地区高校和院所聚集的广州,这里从来不缺乏互联网人才;作为千年商都的广州,历来重视商业模式创新;作为中国互联网发达城市的广州,从来未曾与互联网产业脱节过,是中小微互联网公司的沃土……知识经济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让信息流变得比资金流和物流还更重要,变得像土地、设备、技术那样成为人们组织生产的必备,作为线上超级入口的广州正在拥有难以估量的新的竞争力。

    甚至可以说,杭州出现马云可能是一种偶然,但是有着厚实的互联网产业土壤的广州,出现丁磊、张小龙却是必然!

    就连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都这样大胆预言——“下一个‘BAT’可能出现在广州!”

主办单位:广州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运营维护:千人计划网

穗公网监备案证第4401040300022号    粤ICP备14032537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