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千年商都 全球唯一
——广州为什么是全球唯一千年不衰的商业城市(上)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郑佳欣 陈思勤 黄少宏 李丹 江珊  2018-01-29 15:21:05

    这几天,广东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在广州召开。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透露:广东全省地区生产总值从2012年的5.8万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8.99万亿元,连续29年居全国首位。

    放眼世界,这样的经济体量有望超过澳大利亚、俄罗斯,叫板韩国。

    其中,广州、深圳两座一线城市居功至伟。2017年,广州、深圳GDP携手突破2万亿元。在世界上,像这样两座两万亿GDP城市,在一个小时车程的距离之间紧密相连,而且又拥有各自独立功能,只有广深。

    这两年,解读深圳的文章已经有很多,这座年轻的城市,在短短四十年时间里,以一个小渔村发展到今天全球有重要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在全球城市发展史中,是个奇迹。

    深圳崛起的同时,很多人并不知道,广州是全球城市发展史中的另一个奇迹:在全世界所有城市中,只有广州是保持千年不衰的商业型城市。后起如纽约、首尔、东京等世界名城都是过去五百年间才开始繁荣崛起,上海开埠时间不过175年,香港也是从1950年代才繁荣起来的。而曾经与广州一起站在世界巅峰的威尼斯现在只有往事可追忆。

    是什么,让广州保持了千年竞争力?

    地理环境优越 连台风也绕道的城市

    考量一座城市时,不能忽视了她的地理环境。作为一座沿海的港口型城市,如果没有优越的地理环境,那么辛辛苦苦积累的财富很可能因为一场台风、地震等灾难的到来就遭受巨大损失,严重的则可能让多年积累的成果毁于一旦,让发展中断。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并不少,例如16世纪的葡萄牙首都和贸易中心里斯本,在1755年的大地震后走向衰落。

    广州,在地理条件上就是全世界少有的“福地”。两千多年前,南越王挑选这个地方建城,城市历史延续至今,证明了先天地理条件的优越。

    每年中国东、南部沿海地区都会不同程度地受到台风的侵袭,广州却很少受到台风的直接侵袭。

    去年,台风“天鸽”“帕卡”正面袭击珠三角,广州全市却没有重大灾情发生。

    再往前一年,台风“妮妲”到广州门口又温柔地往西拐弯,广州也赢得“风水宝地”的赞誉。

    珠江河口拥有世界上最复杂的水系与独特河口系统——河网相连,潮流交会,三江交汇,八口入海。而两千多年来,广州一直处于三角洲的中心枢纽位置。

    广州在古代被称为番禺,《史记货殖列传》里说番禺“处近海”,自古广州就是一座海滨城市。而广州能够坐稳地缘中心的位置,除了靠海,还有另一项厉害的优势——有靠山。旧时越秀、番山、禺山三山之脉自白云山蜿蜒而来。山海相连,背靠着宽厚的山体、陆地,面对着广阔的海洋,坐拥中国第二大河流珠江出海口,广州由此拥有双重的发展依托,也成为了珠江三角洲和粤东粤西粤北的要塞。

    背靠大山,中有珠江,面朝大海,这就是广州优越的地理环境。广州虽然是滨海城市,但珠三角低山丘陵罗列,台地纵横,又为置身枢纽位置的广州提供了一个天然的保护“口袋”。海洋学家这样解释:当台风风圈遇到陆地时,风场与陆地地形作用形成摩擦力,由于广州地区地势比较平坦,周边地区多山脉,风场与粗糙山脉地形作用的摩擦力大于平坦地形,在大的摩擦力作用下,台风就会向东或西偏转。与此同时,伴随着珠三角的发展,高楼大厦林立,增大对风的摩擦阻力,风力也被不断削弱。

    在《硅谷百年史》里,作者阿伦·拉奥就认为,在硅谷的发展过程中,一个经常被提及但却被低估的事实是:这里所处的地理位置带来晴朗的地中海式气候,许多创业者都是被这里美好的天气所吸引,包括晶体管之父肖克利——他创办的研究所及公司被认为是硅谷技术初创公司的种子。

    好位置,好气候,少灾难,少损失,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今天广州社会经济的巨大发展,为广州带来各种财富要素的汇聚。东边携手深莞惠和香港,西边拥抱广佛肇、珠中江和澳门,进而辐射粤西地区,左拥右抱的广州拥有更为广袤的经济腹地。从东到西,物流、人流、资金流快速融通。

    如果从世界版图上看,广州正好位于太平洋西岸生产性地带的枢纽位置,连接着中国腹地和东南亚。以广州为中心画一个圆,可以发现,众多竞争力强大的全球城市都在辐射范围内。往北是中国北京、上海、韩国首尔、日本东京,往南是中国香港、深圳、新加坡、吉隆坡,往西则是孟买、迪拜。作为中国陆地版图上与东西方大动脉距离最近的综合性交通枢纽,广州自然而然地成为东西方交流的中心。

    可以说,广州处于珠三角甚至是中国南方最佳的地理位置。地缘优势是建城两千多年历史的广州一直保持长久不衰的重要财富密码。

    天然的深水良港 向海而生千年不衰

    坐标广州龙穴岛,主岸线长5.7公里的港区内,驳船岸线长达2.7公里,多艘当今世界上最大型的集装箱船都曾靠泊这里。

    这里的码头操作效率排名全球港口前列,16个万吨级专业化集装箱深水泊位昼夜不息,平均装卸一只集装箱耗时约为1分钟。

    作为中国对外交往的窗口,广州是千年不衰的通商港口城市。一直拥抱着以商业文明为代表的海洋文化。广州从汉代就有了海上贸易,唐宋时期的海上丝绸之路更是通达波斯湾和东非等国。沿海上丝绸之路远来的商舶帆影与海风相伴,为这座城市带来异域文明的滋养。

    秦汉时期,中国的丝织品、瓷器、铁器、铜钱、纸张、金银等以广州为起航站运往海外,换回珠宝、香药、象牙、犀角等物品,广州成为当时世界上著名的贸易大港。

    唐代的广州,是世界最大的贸易港口之一。南海神庙前的港口呈现一片空前繁荣景象。唐代以广州为起点的“广州通海夷道”长达14000公里,已到达阿拉伯半岛和东非国家,为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航线。“连天浪静长鲸息,映日帆多宝舶来。”刘禹锡这样描绘唐朝海上贸易的繁盛景象。

    唐宋时期,由广州经南海、印度洋,到达波斯湾各国的航线,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盛唐时,朝廷在广州设立中央直辖的外贸机构——市舶使。世界各地的商人纷至沓来广州进行贸易。据统计,公元713-公元741年间,每年来广州贸易的外国商人达80多万人次,以波斯人和阿拉伯人为主的海外商人都以此为据点经商。

    到元代(约公元1206-1368年),世界上同广州有贸易往来的国家与地区有140多个。

    在明清数百年“一口通商”的国策之下,广州曾是全中国唯一的对外贸易通商港口,对外交往更加频繁。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里写到:“1514年,葡萄牙商人与广州通商,1577年,他们又在澳门设立了永久的商业根据地。这些葡萄牙人收购中国的丝织品、木刻品、瓷器、漆器和黄金;同时,作为回报,他们又推销东印度群岛的肉豆蔻、丁香和肉豆蔻干皮,帝汶岛的檀香,爪哇岛的药材和染料,以及印度的肉桂、胡椒和生姜……到18世纪中叶,中国人向所有国家开海贸易,不过,贸易地点仅限于广州和澳门。”

    作为清政府专设经营对外贸易的商行,“广州十三行”更是开启了中国以贸易链接全球的历史。广货沿着“海上丝路”漂洋过海,也造就了当时的世界首富,他叫伍秉鉴。清朝时曾在广州十三行居住了20多年的美国商人亨特,在《广州番鬼录》一书中说:“伍浩官(伍秉鉴)究竟有多少钱,是大家常常辩论的题目。”“1834年,浩官对他的田产、房屋、店铺、银号及运往英美的货物等财产估计了一下,共约2600万元。”而在这个时期的美国,最富有的人资产也不过700万元。

    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许多闻名于世的大港,让广州人非常自豪的是,这些港口当中,只有广州长盛不衰。泉州港,在宋代最鼎盛的时期,号称“东方第一大港”,在明清之后却由于海禁从此一蹶不振。

    翻开世界历史,港口城市的兴起与衰落、财富的汇聚与流通令人感叹唏嘘。

    在使得大陆与大陆连接、命运与命运相遇的海上,海上的贸易改变了历史。公元1368-1484年,威尼斯开始崛起,成为世界第一大港口。1498年,葡萄牙人绕过非洲,进入印度洋时,建立起他们的西方海上霸权,里斯本崛起取代了威尼斯的地位。新航路开辟以后,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完全改变了。地理大发现的时代,西班牙人凭借在大西洋上航行的无敌舰队成为海上霸主,巴塞罗那成为世界第一大港。1588年夏天,无敌战舰最终在葡萄牙西部小城阿尔马达遭到了英格兰舰队的重创,西班牙各大港口此后迅速衰败,拥有雄厚工业基础的伦敦成为世界第一大港。

    之后,两次世界大战,欧洲港口衰落,纽约则一跃成为世界最繁荣的港口工贸城市……

    浪花淘尽英雄,而广州依旧在。纵观全球,历史超过两千年、从未衰落、今天繁荣依旧的现代化商业城市,只有广州。

    去年,全球最为权威世界城市研究机构GaWC发布的2016年世界级城市名册显示,广州首次入围Alpha-级,成为全球49个世界一线城市之一,在中国大陆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在这个榜单里,伦敦、纽约的建城时间都比广州短,亚洲最大滨海都市日本东京的历史只能追溯400年前。与广州差不多同时期崛起的意大利威尼斯早已衰落,辉煌一时的荷兰鹿特丹也被众多城市赶超。

    港为城用,城因港兴。历史巨轮滚滚向前,一座国际化大都市如何在全球经济演变中屹立不败之地,港口的蝶变必然包含其中,比如伦敦、纽约。

    广州也是如此。面朝大海,向海而生,站在集装箱年吞吐量2000万标准箱(全球第七)的新起点上,港口连接着广州的过去,亦昭示着广州的未来。

    150多条由中远海运、中国外运、广州港集团等企业开通的水上驳船支线,覆盖了整个珠江—西江流域江海联运网络。相当于把南沙港的巨轮开到了货主家门口。每年通过水上驳船运输集装箱数以百万计。

    在一艘水上驳船抵达南沙港区码头之前,早有集成系统已经对船上的集装箱进行详细分类。货物抵港后,有的被吊装到拖车,最快10分钟内便可以登上远洋巨轮,有的进入码头堆场,等待班轮靠港。

    2017年广州港南沙港区三期集装箱码头工程全面投产,2018年,广州、佛山、中山三市共建的南沙港区四期码头正式开建,预计2020年投产。此外,广州—东莞组合港建设成立工作小组。广州港也不再依靠单打独斗。

    背靠中国这个全球第一大市场,广州港在华南乃至中国的贸易枢纽作用,仍是全球城市竞争中广州的制胜法宝。

主办单位:广州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运营维护:千人计划网

穗公网监备案证第4401040300022号    粤ICP备14032537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22号